不用着急

    姜昆的相声《着急》里面的一段:
 
    甲:再大一点儿,
    乙:怎么样?
    甲:我们这孩子该上托儿所了。
    乙:现在呀,入托儿所不太容易。
    甲:着急啦。我们家呀,旁边儿就有一托儿所。
    乙:那好啊。
    甲:他不让我进去,说我不属这片儿的。我赶紧的好说歹说,托儿所说:“这么着,你回工厂开介绍信,介绍你们孩子为什么上我们托儿所。我到了工厂,工厂说你回托儿所开介绍信,让托儿所开介绍信到我们工厂来,再给托儿所开介绍信,工厂说你托儿所不给开介绍信,我们工厂没有义务给托儿所开,托儿所说工厂不给开,托儿所死活也不给工厂开……”
    乙:哎哎!你这说绕口令呢?
    甲:等把介绍信开好了,我们那孩子六岁半了……
 
 
    这几天,我就干这样的事呢。
    终于等到学位证发下来了,我想可以和公司签正式劳动合同了吧,没有想到公司非要报道证不可。而我们学校到上海来的同学都没有报道证的。事情不复杂但是学校办事太官僚,以致于我都不愿意再去想一遍那些事。
    其实还是自己错了。
    第一、没有提前问清楚公司签约需要什么材料;
    第二、没有提前问清楚学校毕业给甚么证件;
    第三、不改申请上海户口。上海户口,谁TMD想要啦。
    做错事,当然要付出代价,所以我就不停地在沪宁两地奔波。好在,问题总会解决的,这个问题下个星期应该就搞定了吧。

我的大学(1)——宿舍的兄弟

    大学四年,我还全部记得。闭上眼睛,大学报道那天犹如昨天。直升飞机在学校上空盘旋,学校的宿舍楼整齐干净,空气中还漂浮着新装修的味道,这一切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而四年都已经过去,我也已经离开,留下的就只是抹不去的记忆了。

宿舍的兄弟

    赵林海,湖南邵东人。他很魁梧,把胡子头发留长了时候那样子就像一个街头的混混。我经常开玩笑说他是那种火车人人家看到了害怕的人。第一次见到他时,我主动向他伸出了手,介绍了自己,他还有点紧张呢。他做事稳重,在宿舍里面他是老大哥。

    他和我都十分喜欢看电影,并且我们两个人记电影台词的能力特别强,大部分情况下看一遍就都记得了。因为我们记得太多台词,所以只要我说一句台词,他就能接着说出下一句来,他说一句,我也能接着说下去。这样,就造成了一个现象:我们之间的对话其他人听不懂。比如:
我:”Don’t ask.”
他:”Don’t’ tell.”
我:”Relax man!”
他:”I just grasp some nuts.”
我:”All right, all right, but you promise to protect me.”
他:”Oh oh oh…”
其他人:“两个疯子啊!”

    他签到了湖南株洲一家大型国企,我跟他说,那种国企的待遇会越来越好的,你也会越来越没有激情跳槽了的,你以后一辈子也就在那儿了,再也没有人能听得懂你的台词了。

    邹易展来自重庆。他瘦瘦的,高高的,手指修长,通过他打拳皇的表现我断定他如果去弹钢琴也一定可以胜任。他是个打游戏的好手,CS,KOF,WAR3,帝国时代等等等等,他只要玩上一段时间总是能成为高手。他有点内向,在生人面前挺容易脸红的。但是我们的联谊宿舍的女生都喜欢他,可能就喜欢他的脸红吧。他签到了上海的一家软件公司,是离我最近的兄弟。

    胡耀华是福建龙岩的。他身体十分健康,大学4年总共去过一次医院。在一次五一长假中,他在正虎连包7夜以后,我们都叫他“铁人”。他是我们宿舍最内向的,说话很小心的样子,哆哆嗦嗦的。我经常让他说话大声点,即使冲一点,也不能软弱,这年头,软弱是要被欺负的。我以前想他这个样子怎么去面试呢,但是他很容易就通过了南京一家IT公司的面试,看来是真人不露相啊或者说那什么逼急了也那什么啊哈哈。

    我?江苏淮安的,和周总理老乡。是我们宿舍看上去最外向的一个,其实挺内向的。这样的性格不好,有过教训了。高中时候我见到生人说话都哆嗦,后来才知道那是严重的心理问题,幸好我的调节能力强点,所以进了大学以后,遇到我的哥们,我都是首先伸出我的手,大方地向他们介绍我自己,没有人知道我过去了嘛!

    To be continued…

外出

    昨天大学宿舍兄弟来我这儿了,他签在徐家汇一家公司了。今天陪去找房子了。
    以前我还会向别人抱怨我住的地方装修有点旧了,现在我不会了,我觉得我住的地方很好。农村还是有好的地方的。
     晚上回来雨很好,鞋子,身上都淋湿了!然后就是喝酒,头现在还晕呢,不过感觉挺好的。到上海第一次有时间喝酒……

不知道什么标题

    这几天想写东西几年大学,但是水平有限写不出来,又害怕现在不写以后记忆慢慢褪去更是写不了,所以一直不开心。
    写宿舍哥们写了几百个字就写不下去了,他们什么样的性格我很清楚,就是写不出来。抓瞎!
    刚才QQ上一个大一的小孩子问我C++问题,我回答完了。她说了一句,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能记得,你太牛了。……我用来吃饭的东西,我能忘了么!
    发我家,我公司,我住的地方的Google Earth图片。

大学结束

今天,2006年6月16号,我离开了南航。
火车缓缓离开了南京站,仿佛以前我每次离开南京一样,好像过一个月我再回来仍可以回到现在的宿舍,看到熟悉的哥们坐成一排在打游戏。然而,这不可能了,南京的大本营没有了。
没有电视剧上那种大学毕业离别的悲伤,也没有痛哭流涕,我平静地离开了。
再见,南航!
再见,兄弟们!
再见,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