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 存档

要过年了

2007年01月29日,星期一
    要过年了,真好。
    小时候喜欢过年,过年才有压岁钱。长大了一点,不太喜欢了,气氛淡而且平时也有可以有钱。现在我又喜欢了,喜欢家。
    上周末去攀岩,还真有意思。第一次的时候比较害怕,后来就好了。这样的运动多尝试尝试就能适应了。
    越来越喜欢吃火锅了,也越来越能吃辣了。
    现在才发现毕业选择来上海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以前对上海有不少误解。很多可以尝试的东西有机会的话还是得去试试才知道,就像小马过河一样。实践是检验事实的唯一标准。

乞丐

2007年01月23日,星期二
    两个老年妇女蹒跚地从车厢里面的人群中挤了出来。前面的女人年纪有60多岁,很多头发都白了,一身的粗布衣服,向人们露出卑微而胆怯的表情,一手向人们伸出,另一手拉着一位比她年纪更大的老年妇女。那位老人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身材矮小,还稍稍有些驼背,脸深深地埋下去,让别人一点看不见她的脸。由于年纪大了,列车的停停开开都让她们踉跄不已,所以过了几站她们还在我的视线中。她们和一般地铁里面利用小孩进行乞丐的中年妇女不一样,在人才济济的上海,她们应该是没有劳动能力的。她们的眼神也和那些职业乞丐不一样,不是那样机械看着你,而是充满了胆怯和无助。
    第一次,我给了乞丐钱。我实在不忍再看她们的背影。她们有子女吗?什么样的子女能忍心看到自己的母亲落到这样的状态呢?真让人心里感到悲哀。

不堪看到英雄落泪

2007年01月21日,星期日
    昨晚的斯诺克大师赛半决赛上,丁俊辉6:2战胜“台球皇帝”斯蒂芬•亨德利。看着亨德利那失望无奈的眼神,让人心里很难受。非常不堪看到的就是英雄落泪。曾经的台球皇帝,90年代的辉煌不再了,毕竟,他老了。
    看06年的舒米也有这样的感觉,看到他用那辆破车F2006拼命防守对手,就像看到了浴血奋战的文天祥。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可能社会就是这样进步的吧。也许以后的人们会慢慢忘记亨德利或是舒米的名字,但是同一时代的人们一定不会忘记他们的吧。
PS: 用舒米举例子其实不合适,舒米是激流勇退的,他退役的时候依然是最优秀的。

破电脑

2007年01月16日,星期二
    只要白天不是非常地累,每天晚上我都会做梦。后来发现老做梦并不是好事,好像是睡眠质量不高的表现。
    我的电脑也太差啊,就开个MSN再开个IE就100%CPU。在公司用P4 3G加2G内存的,到家用C 1.7G加256M的,真不习惯。
    工作上非常好,公司各个方面都比以前好多了。
    上周末我们大学在上海的很多校友一起聚会了,见到了很多一起聊天的人,真高兴。
    不说了,这破电脑。
 

Good Times or Bad Times?

2007年01月10日,星期三
    昨天晚上忘了设手机的闹钟了,结果到8点了还没醒,幸好旁边室友叫了下我,不然就迟到了。
    出门看到路边五金杂货店老板家2个几岁的小孩子,每人手里面拿个疏通下水道的皮揣子在玩耍。他们都和那皮揣子差不多高,没钱人家孩子就只能玩这个啊。
    最近总是浑身静电,噼里啪啦每天电个半死。
    今天嘴唇太干,都开裂了。
    我从手机上提醒功能已经获益菲浅了,但是要是再有这样的功能就好了。不是只能固定在什么时刻或是固定时间段后提醒,而是在我完成什么事情以后提醒我。由时间驱动的模式改成事件驱动的模式就好了。比如我洗完澡了,手机就提醒我现在应该锻炼身体了。
    我希望未来可以没有电池这个概念,因为那时候,不管是手机还是笔记本电脑,都是买了以后内置的电池就可以一直用一辈子的,消费者再也不用考虑电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