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前的最后一笔

    找了个新的房子,和以前一个同事一起住。挺好的,也挺方便的。
    今天去医院看病,皮肤过敏,奇痒无比,花了60多块,还好,比我想像得要便宜。这是到上海第2次去医院,上次还是因为自己把舌头咬了。现在医院也太先进了,弄得我都不会看病了。算了,还是不会看的好,我才不希罕去医院。
    中午去把宽带停了,没想到晚上到家还能用。可见人品是多么的重要!其实估计是因为我的路由一直都保持我的账号在线,再下了估计就拨不上了。
    我想周末了。我想睡觉。想就做吧,睡了。
 

喝酒

    回到上海了。
    说“回”到上海感觉怪怪的。以前总是说回到南京,回家,去上海。现在怎么弄成回上海,去南京了,真不习惯。
    在家这几天,吃吃喝喝,倒也好玩。
    昨晚和小时候一起的玩伴们吃饭,我是其中酒量最差的,喝到自己的极限时候就推搡起来。其他一个还想教我喝酒的“艺术”,说我推推搡搡和他通通快快喝酒喝的酒其实差不多,所以还不如爽快点。他认为很有道理,自鸣得意。其实非也。假设我和他喝酒,他能喝10瓶,我能喝3瓶。如果我推搡,到3瓶大家就都不喝了,这时我们虽然是喝的一样多,他爽快,我磨几,不爽快,但是我没有挂。如果我也很爽快的话,到3瓶时候根本停不下来,喝到5瓶时候我挂了好几回了他还能微微一笑,我至于吗?
    我觉得他关于喝酒很多想法太幼稚,我也知道他也认为我关于这个的想法很幼稚。有趣。
 

猪年到

    周围一片鞭炮声连绵不断。阴霾的天气遮不住喜庆的气氛!
    和往年一样,和父母一起看春晚,零点准时放鞭炮。
    奶奶初三80大寿!祝她活到100岁!
    “太有才了!”
    睡了,明天早起拜年去。
 

到家了

    昨天晚上到无锡,今天中午到家。
    和父母聊天,到邻居家串们,给小朋友们分发玩具,到街上传。到了晚上,回家的新鲜感就一点都没有了。只感觉到孤独……哎。
    回来依旧看《决定现场》和《南京零距离》,早已物是人非。
    心情低落。
 

明天回家了

    明天回家了。明天晚上的汽车。
    刚才收拾东西,还不少呢。
    真高兴。
    买了一些玩具回家给周围的小朋友。
    奶奶80大寿了,回家给她祝寿!
    自己也坐过长途的硬座火车,知道那滋味,可怜。以后都坐飞机吧,那就好了。
    空运应该再发达些,以后票贩子都倒卖飞机票。民工和学生都做飞机,加班飞机5分钟一班,机长在飞机舱门口喊着:“来来来,上机就走哎!”。飞机招手就停。估计那时候回家没问题,不过空难就多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