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医

      今天晚上回家,地铁出站的时候。看到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应该在1米3左右吧,欢快地一路小跑,从闸机下猫着腰窜过,回头向大人们嬉笑着。她的家长们,有说有笑,正嗔怒她跑得太快,同时正得意自己的孩子就是机灵,省了几块钱车票。
      出了地铁,走小路回家。路边一家小摊边上,女老板的小女儿,不到10岁的样子,正在十分委屈地哭着。她母亲一边扫地一边对她高高地扬起扫帚,大声的训斥着,听不清什么原因。小女孩不断的哽噎着,无助地缩到墙角的柜台边。那个平时慈祥的母亲,虽然此时仅仅几步之遥,但是在她的眼中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甘肃一个28岁的女人,痴迷刘德华,为和刘德华见面,家里房子也卖了,父亲也自杀了。本来以为一切都因为她丫有毛病,但是看了她父亲的遗书以后,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根本还在于她父亲。他太溺爱她女儿了,他女儿16岁开始喜欢刘德华的时候,他就没有教育好,现在自杀了吧,完全是自己害的,该。还有那女人,估计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就那样的,没准哪天人贩子误拐了她,也会咬咬牙说:“走,车不要了。”

地铁上的那对男女

      昨天中午去徐家汇吃饭,地铁上,陕西南路站上来了一对男女。引起我去观察他们是因为那个男孩提着女孩的手提包。他们大约还是大学生,男孩穿得廉价但造型奇特的衣服,宽大的牛仔裤,蓬松直立的头发,努力把自己打扮得更帅气。女孩不是非常漂亮,但是很可爱。这大约是他们的第二次约会吧,很亲密但是手还不敢拉。他们站在车厢的连接处,男孩小心地用手臂护着女孩,却不敢拉她的手或是放到她的身上。女孩不时羞涩地看一眼男孩,又飞快的闪开了。每一次眼神的交会都能让他们各自暗地激动不已。车厢突然晃动了下,女孩的手撰了男孩侧面的衣服一下就立刻松开了,满脸通红。这通红的脸仿佛就是对这男孩的鼓舞,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咬咬牙,把她搂了过来。女孩很顺从,头也不敢抬,脸却更红了。男孩得意的向车厢里面扫视了下,好像打了场打胜仗一样。
      想想男女相处这个事情还真有意思。再回想自己的以前,挺好玩的。
      不过现在满眼看到的都是“直接上不就行了嘛,费那事干啥!”。悲哀。

Untitled Notepad

    早上被抄水表的大娘吵醒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思想尽情的奔逸起来。
    抄水表的大娘->睡觉被吵醒->睡觉很爽->有很多钱就爽了->YY突然得到100万->买一辆翼豹->WRC->勒布->舒马赫->F1->Kimi->芬兰->NOKIA->偷拍->AV->日本->漂移->Drift Bible->MM Bible->Simon->Augmentum->浦东->陕西话->武林外传->Fuck长城宽带->Fuck电信->垄断->自己包趟火车就赚了->台湾火车网络发达->去台湾旅游就好了->坐飞机->幸运上次坐飞机没出事->人说没就没->赵本山->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今天要去买只母鸡炖汤……
    刹车!再想下去就死循环了。这思维,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未知的标题

    晚上和室友一起去以前的同事住的地方玩,看到一盒象棋。想想上次下象棋恐怕还是在初中了吧,于是和室友杀了一局。糟糕的开局,笨拙的中场,戏剧的转折,胜利的结局。引用电影里面台词就是: "Lift is full of possibilities".
    以前的同事这几天纷纷辞职找工作,我也想起了我去年底找工作的情景,挺有趣的。
    校友群上的朋友说谈恋爱怎么那么难,对对方不满意。其实感情这东西就是要互相包容,不应该用要求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对方。“凑合过呗,还(第四声)能离咋的!”
    白天在公司对一天显示器,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还是对着显示器,就连上下班地铁上都盯着显示器。眼睛这么高的负荷怎么不瞎呢,能看到东西,真幸福。
    当前BT下载128KB/S,上传25KB/S,我满意了。

恢复正常

    昨天宽带终于装好了。半个月晚上不上网,刚开始很不适应,后来也慢慢习惯了。不上网的日子,倒也挺好。
    工作挺忙,花钱挺多。
    新家住的很舒服,明亮,整洁。交通也方便了不少。挺好。
    这周末F1比赛,等了几个月了。
    很久没写了,竟然一下子也语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