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 存档

杭州

2007年06月25日,星期一
    上周末公司组织去杭州玩了。太热了!
    游西湖,划船,爬山。我这样的皮肤都能晒得受伤了。
    在杭州2天,感受是:天气太热,出租车太难打。以至于成就了我坐火车(赵林海注意,我不会再“做”火车了)最惊险的一次。打了20分钟打不到车,只好上公交了,坐了几站以后下车再打出租,离开车还有10分钟,司机成功的在6分钟内赶到火车站。我们刚上火车坐下来,车就开了。慢镜头回放,出租师傅用的是法拉利的方向盘套。
    看照片发现自己好像变胖了点嘛,脸都圆了哈哈哈!
    给MM发杭州的照片,结果发了4次都没有发成功。第1次用公司邮箱发一个15M的附件,第2次用公司邮箱发2个6M的附件,第3次用公司邮箱发单张最大1.2M的几张图片,第4次用163邮箱发单张最大1.2M的几张图片,竟然全都发不成功,崩溃了!
    机票退了,哎。
    累了,困了,睡了。

我是石城

2007年06月19日,星期二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把吉他。当时在想,大学里面没有毅力练吉他,现在有没有呢。现在答案出来了,结果是仍然没有。练了2个星期就扔在那里了,还是什么都不会。
     还是没有什么进步啊。还是大学同学喝醉后说的那话“有能力,没毅力”。MM也说我有时候还像小朋友一样让人担心。我想进步。让我再花3个月看看自己有没有毅力吧。不想喊口号,说什么“以后我一定努力工作”,“从明天开始我每天下班后读英语”之类的,那些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用将来好好努力的空想来为现在的不上进找个理由。
     这周末去杭州玩,下周末去天津。
     嘿嘿,还有9天11小时39分降落。

历史上的今天

2007年06月10日,星期日
2006/6/10
宿舍矛盾
    都还有几天都要离开学校了,还有不爽的事。
    昨天晚上我把换下来的衣服拿给买了洗衣币的同学去洗。没有想到拿错了裤子。结果早上那个被错拿了裤子的同学说他裤子里面有校园卡,再去洗衣机那儿找,哪儿还找得到。
    他是大四时候到我们宿舍来的。我和他关系一般,不喜欢他,也不讨厌他。于是我就想去补办一张卡,20块钱。我做错了事,当然要付出代价。但是他那个态度让我很不爽,问他卡里有多少钱也不说,问他去给他补办一张行不行也不说话,他就脸色很难看,不时说一句:“办的什么事啊”。
    当时真想冲上去踹他,真不爽。想想学位证还没有拿,也是我不对,忍了吧。去给他先挂失,第二天才能补办。
    就这个事,他午饭也不吃了,又上床去了,在那郁闷呢。以前也是,一点小事他就能很郁闷。就他这样的为人处世方式,如果不改的话,干不成大事。
    想想看,我还是挺幸运的。幸好他没有说他裤子里面有个500块现金。而且在要毕业的时候又可以更深刻地认识一个人,多幸运啊!
2005年6月10日星期五 阴转雨
今天下午考系统结构,明天考体育,80×86的课程设计还最迟明天完成,屁股上面还是疼,真是祸不单行啊。
《头文字D》电影6月23号要上映了,要到电影院去看一下。《头文字D》的动画片我也全看,不错的,因为我喜欢飚车的,所以电影也应该是我喜欢的。
身体好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等到身体不好了然后就发现原来平时身体好的时候是那么的快乐啊!我是很不喜欢,或者说是很害怕去医院的。医生就好像是法官,随时都可以sentence me to death,感觉自己就像躺在砧板上的鱼,任医生宰割。
计算机系读了三年了,程序也写了不少,按理说我应该越来越有逻辑思维才对啊,但是好像现在说话,写东西总是一点逻辑都没有,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那天我对我们宿舍的说:“明天多少钱?”,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要问什么,还有一次我和我们宿舍的一起走,他们走得太快了,我想让他们慢一点,我就说:“小一点!”,哈哈,一点逻辑都没有。
2004年6月10日星期四 晴
我是8号拿到驾照的。哈哈!
今天我和邹易展把数字电路的课设做好了,哈哈。其实也没有做好,只是把老师给糊弄过去了!晚上我要去看图论了,12号就考试啦!
 
1997年6月10日 晴转雨
    今天老师说××已经动过手术了,是阑尾炎。老师叫我们交钱给他。××每一回都欺负我,昨天我希望他死了,今天仍然希望!我交钱给他,等他病好来打我啊。
    我今天割草把钱老师家两棵辣椒割了,被王老师处理了。
1996年6月10日 星期三
    今天,我上课也没有精神。王老师拿我的资料抄了3个练习的作业,我却找不到。
    昨天,我看故事书忘了拾废纸,故事书被撕了。

转心

2007年06月1日,星期五
    早上起来,发现PP上的疙瘩依然没有好,还有严重的趋势,坐都坐不下来了,连走路都疼。于是,打电话请了天假。——看来有经验也没有用嘛。
    站公交去医院。站公交是最好的方法了,只需要走100M就可以做到直达东方医院的公交,最少的痛苦。而坐地铁得先走10分钟,或者坐小黑车到地铁站,然后到了东昌路地铁还得走;打车的话虽然快,但是出租车太矮,不好站着,还得受苦。公交就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
    到医院,导医台的护士小姐问了我的情况,就让我去挂“当日手术”的号……“额滴神啊!”医生看了看,听我说了说昨天的处理措施,说就应该我这样处理,让我继续,说要个3、4天就好了,看我药都有,就没给我开药,还索性让我把挂号单都退了去……去了趟医院,看了病,居然一分钱都没花,我仿佛看到了共产主义……
    今天我是站着、趴着、侧躺着一天过来的。还得再过3、4天。这可咋整啊!
    突然感到庆幸,幸好还有半边PP可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