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y Breath Away

      最近的事情很多,很杂。
      等了很久,终于有了结果。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我说的是加薪,和去年订下来的期望差了太多。
      啥也不说了,我只能选择离开。同事、领导都很好,工作也很愉快,就是薪水少。
      去年这个时候还可以先辞职,慢慢找工作。现在却不可以了,有了MM,见过MM家长的人果然不一样。
      其实,我爱你,Son*c.

我回来了

      一会儿,春节就过去了。家里面比上海要冷,每天的事情依旧是吃饭喝酒。
      到家的第二天,表哥结婚。晚上他们在闹洞房,要给人脸上涂上烟灰。我和2表哥就逃了出来,在门口寂静的水泥路上走着。
      已接近10点,农村的夜很宁静。只有零星的几个灯火,还有几声狗叫。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一点都不像上海,夜里面的天空也都是黄色的。仰望天空,只有稀疏的星星。想起来小的时候夏天停电,和父母坐在门口的席子上,天空上的繁星点点,银河宽宽的亮亮的,时不时的流星划过,景色美极了。这一晃儿都多少年见不到这样的景色了,我连银河都记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了。到底是因为现在是冬天,还是因为城里面大气污染,还或者就是压根现在哪儿都看不到了呢?我不知道。
      明天上班。

呻吟

    昨天写了篇日志,死活也发不上来。
    昨天送MM回家,去上海火车站做动车组。太多太多的人了。进个站就要半个小时。今年这场大雪,不知道让多少人回不了家,让多少人挨冷受冻。看电视画面上广州火车站附近最多聚集了近80万人。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民工,看着他们那些脸,他们真是走到哪儿都是弱势群体。工作是,生活是,回家过年也是。
    今天早上我回家,起得早早的,到了车站才发现我的班车取消掉了。无助,买了张天价黄牛票到无锡,然后搭别人的顺便车总算是到家了。一路上还为天价的黄牛票懊悔不已。哎。家里面没有想象的冷,挺好的。
    明天表哥结婚,我去当司机。
    家里面正常的起床时间是6点半,真是汗啊!明天早上就得那么早起来,我怀念几天以前可以睡到自然醒的时候了,真好。
    不说了,洗洗睡了,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