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 存档

2008年08月27日,星期三
    我MM回来了,晚上也发烧了,难道是我的病毒感染她了?我已经好了啊。吃了药,在沉沉地睡觉,希望她早点好起来吧。
    最近事情也比较多,把现在的房子租出去,再找新房子住。搬家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太麻烦了,劳民伤财。好在还有一些兄弟还在上海没出去呢,赶紧找他们搬家,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是吧,Michael和Rodney?
    Michael,Rodney,你们出去了我会想你们的。很想很想的那种。你们也要想着我啊。
 

发烧

2008年08月21日,星期四
    今天有点低烧,抗不住了,就去公司医务室看了下,医生给了盒泰诺,吃了2颗后睡下了,一直待到下班时间,做班车回去。班车上面屁股坐得想起了火,太躁热了。好不容易下车,发汗了。
    买了碗粥还有榨菜,吃吃好行。好好的发发汗,希望明天会好。明天我父母过来,后天要带他们逛南京路,逛陆家嘴了,还要坐2块钱的“游艇”呵呵。
    此时此刻,难受。从大学到现在,第一次发烧,还没有在屁股上面打过针,希望继续保持,再接再厉。
    加油!
 

担心

2008年08月11日,星期一
    我很担心MM,我很担心。
    现在楼房怎么都那么高,几十层盖起来干什么,像个筷子一样插在米饭上,有意思吗?
 
    今天是我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还好。
 

如果我是蚊子

2008年08月4日,星期一

    我不会在白天的时候寻找食物,我会忍着饥饿,直到深夜才开始活动。
    杀虫剂,蚊香会对我毫无作用。当我看到人们在点蚊香,喷杀虫剂的时候,我会从门缝里面,窗户缝里面溜出去。
    蚊帐也会对我无效,总是有缝的,就是看努不努力了。那不是有句古话吗:功夫不负有心蚊。
    等到人们睡熟,我开始活动了。我会选择小宝宝作为目标,他们细皮嫩肉,一定很美味。不行就选择其他人的腿上,胳膊上的美味。我不会选择脸,一方面让他们第二天没面子,激怒他们,让他们有杀死我的念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脸上进食离他们的耳朵很近,容易有危险。
    最后呢,实在不行,到猪圈吧。
    要是蚊子这样,是不是很可怕?

PS:今天回家走到路上,抬头一看吓一跳。供电局不叫供电局了,叫国家电网。绿地白字配上英文,倍儿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