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结果

      昨天晚上写了3万多字长篇大论,竟然没有发上来。。。。。。
      那3w多字中心思想是,梦果然是相反的。昨天的比赛Mark Webber是所有完成了56圈比赛的车手里面的最后一名。
    

预言

      F12009赛季这个周末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就要开始了。昨天晚上我却已经做梦梦到澳洲本土车手Mark Webber拿冠军了。。。让我们看看这个奇迹会不会出现。

现在的汽车,设计得非常漂亮,一代比一代漂亮。别克君威,宝马,奥迪等等等等,新的一代总能比旧的那款车漂亮很多。
 
设计师们就总是能突破极限,已经漂亮的不能再漂亮的东西总是能设计得更漂亮,为什么呢?我常常想,是不是设计师在设计这款车的时候,故意弄得丑一点,留点灵感留做下一代车呢。只是玩笑。
 
不仅汽车如此,软件的界面也是如此。从Office 2000到Office XP,到Office 2003再到Office 2007。每次更新都能比上一代产品漂亮很多。真的是太厉害了,一次一次打破了极限。
 
所以同等的设计师就是比程序员薪水多,这是应该的。你把美带给了人们,人们当然会给你回报。啊,我要歌颂你们,设计师,是你们让我们生活的世界变的更美。
 
当然,设计师也有踩到大便的时候。比如我以前钟爱的斯巴鲁翼豹Sti,从2006款以后,好好的三厢拉力赛车,越改越短,越改越高,妈逼的,你们厂改生产面的了吗?
 

打针这回事

上周肋骨那开始疼,以为是撞到哪儿的,没当回事,过几天发现竟然是一些小红点导致的,几个小红点,周围巴掌大的地方都疼,而且背上也开始有了一大片。于是周六去了皮肤病防治院去看。其实那个医院全名叫:上海市皮肤病性病防治医院。

医生看了说是带状疱疹,让我重视起来。让我光疗,吃药,涂药膏,还要打针。我怕打针,就没让医生开打针的处方。回来以后让MM给训了一通。她温柔地对我说:神经病,你不想好啦!

这个好像还真的要重视,于是,早上去找医生,主动让她开打针的处方。医生说:你早该打针了!

就打针这个事,从我小就害怕。下面我将用几百个字来粉饰我害怕打针的原因,把简单的胆小粉饰成为有水平的胆小,就是通常所说的装逼。

手指采血,挂水,献血,我都不怕。献血的针头可粗多了吧,我可是献了3回的。唯独就怕打针,打在屁股上面的针。原因是,前面说的那些,都是眼睛可以看得到的。比如挂水,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针头慢慢的插到血管里面1到2cm。这个过程是很简单的,没有什么花头的,就是针头插入血管,一切都在我的眼皮下面,发生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所以,我不怕。

打在屁股上面的针就不一样了。屁股这样私密的空间,被展示在外人眼皮下面,首先就让自己很紧张,再加上药棉上面酒精挥发的凉意,自己扭头看也看不到,于是就很紧张。其实疼也不是很疼,但是就是紧张。

这个是什么道理?我对待挂水的态度可以看成是人们对待熟悉的事物的态度——对自己熟悉的,或是自己本专业的事物,做起来不紧张、有信心。对待打针的态度可以看成是人们对待未知的,或者说是自己不熟悉的,不是自己专业的事物的一种害怕,没信心——你不知道真正会发生什么。

比如说,那我举个例子。让我去写个程序,解决电脑的软件、硬件问题,买电脑配件,我完全没有问题,得心应手(注:此处又用成语,反映出作者的文学造诣)。那是因为我的专业就是计算机,我熟悉和它相关的东西。但是如果让我去买装修用的材料,让我去监督装修,我就没这么有信心了,在我的眼皮子地下装修工人都可以胡搞瞎搞。

再比如说,笑话我怕打针的MM。我把她叫到我电脑面前说:MM啊,我电脑坏掉了,开不了机了。你帮我看看好不好啊?她会很自然的说不会弄,一点都不会有愧疚的表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她不会修电脑呀,不是她熟悉的事物啊。

这样看来,怕打针和不会修电脑本质上面是一回事。大可不用为之感到羞愧,这是件很平常的事,相反,我们甚至还可以为此而骄傲——这样的一个小事情,引发了我们的思考,让我们懂得了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进而提高了自己的整体素质,这可是打多少针都换不回来的知识啊!

我要自豪地向大家宣布:我怕打针,我光荣!

提示:莫装逼,装逼被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