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了15块钱

周末小区换了数字电视。换了以后房东的老电视只能显示黑白画面。我估计大概是机顶盒输出的制式和电视的制式不一致,一个是PAL,一个是NTSC。但是电视太老了,电视上面本身的按钮不好调,原装遥控器也没有了,以后我从淘宝上面买的遥控器只能调频道,连音量都不好调,更不用说调制式了。

先是上了TCL网站,根本就找不到这个电视型号了。然后联系了TCL厂商,要买遥控器还要等到明天白天。于是Google了下我家旁边的家电维修店,找了家打电话过去问问有没有万能遥控器,然后就过去买了一个。15块钱,老板保证所有的电视都可以遥控,不能遥控回去退给他。于是,我拿回家,调了电视机制式,果然,画面恢复成彩色的了,然后又回到家电维修店,告诉他不能遥控,把钱要了回来。

哈哈,小人一个!

央视证实屏蔽外语缩略词:不是每个人都懂MLGB

4月份以来,常常收看央视新闻联播的新闻迷一定会感到别扭——“MLGB”“TMD”“NMB”这类耳熟能详的英文名称通通被“妈那个逼”“他妈的”“你妈逼”等中文全称所取代……这确实不是愚人节玩笑,记者昨日证实,央视等媒体已经接到有关部门下发的通知,要求在今后的电视转播中尽量屏蔽英文缩略词,而是使用词语的中文全称。目前,包括央视、北京电视台在内的多档新闻已经就此对节目进行整改。

“不是所有观众都懂‘MLGB’”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到央视新闻频道总监乔迪斯,他向记者证实,“上周确实已经收到这样的通知,要求主持人口播、记者采访和字幕中,尽可能避免使用外语缩略词。如果要使用也只能加‘括号’与中文全称一起使用。”乔迪斯介绍,不仅仅是新闻频道要执行这个通知,整个央视所有频道都要执行,“除了新闻领域以外,例如 GDP、WTO、CPI这类缩写也在禁止使用的范围内。”与此同时,有些主持人在转播中经常会不时蹦出几个英语单词,这种行为也在此次通知内予以明令禁止。

记者观察到,央视新闻频道近日已经在新闻联播中进行了修正,不过仍然有播音员会念出了“妈那个逼”,同步字幕的提示栏中也还有“揍你妈那个逼小丫挺的”的字样。对于这样的改变对电视节目产生的影响,乔迪斯认为“目前看来,对于新闻联播等节目没有任何影响,只需要主持人、记者稍加注意就行。”

乔迪斯还向记者介绍,“在此前央视也对观众进行过调查,调查显示,有很大一部分观众并不知道 ‘MLGB’到底是什么,或者‘MLGB’对于他们来说仅限于‘妈逼’的概念,TMD、NMB等同样是如此。我认为这种规范行为不仅不会对观众的收看习惯产生影响,反而会帮助更多的观众理解认识这类词语。”

主持人王欠愁:我还是挺适应的

对于新规定,感受最深的要数新闻频道新闻主持人王欠愁。昨日,在接受采访时,王欠愁表示,“这个规定我还挺适应。”据他介绍,在主持人中很早就得知了这一规定,“在新闻播报时,我们也进行了落实。实际上,主持人和记者在新闻播报中规避起来也比较简单,基本上只是在节目一开始说上一句,其余时间也不会总使用MLGB和TMD。这样的改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还是挺适应的。”

而著名新闻主持人鬼一郎则更详细地介绍了目前工作中的改变,他说,“在口播新闻中,虽然要求尽量避免英文缩略词,但对于播音员和观众来说,这样的改变一时半会可能还不能适应,因此会在说完MLGB之后加上妈那个逼、在TMD之后要加上他妈的。至于滚动字幕,目前还是会出现英文缩写,毕竟这些都是约定俗成的。”

专家观点

俄罗斯等国早已如此

对于央视等媒体屏蔽英文缩略词,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谢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举措在国外早已不是新鲜事,例如俄罗斯媒体,早已在电视台和报纸上全面禁止出现外语单词。”

他向记者介绍,“在俄罗斯,俄语对于每个公民来说都是最优雅、最纯净的语言。强烈的民族自尊也让他们拒绝在各类媒体上出现外语。这是捍卫民族语言纯洁、维护媒体用语统一的体现。”而对于国内媒体的此次改变,在他看来也会起到相同的作用。

伯父

前几天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伯父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估计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了。伯父是去年下半年诊断为食道癌晚期的,随后就做了手术,恢复的还不错,没想到。

我伯父60多岁了,一辈子都在外打工。去年也还在新疆打工,年纪这么大,重的体力活已经干不动了,给工程队里面记记帐什么的。他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农民形象:外出打工,过年才回家,努力地积攒着一点工资,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平时抽点小烟就是最大的乐趣。从来都不可能有体检,身体有什么问题也都忍着,随便吃点消炎药,不舍得去医院看。一检查出来就已经是晚期,然后花掉所有积蓄治病,还是没有结果。农村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周而复始。

伯父最近被安排化疗。他现在在病床上,一定知道自己的状况,一定知道自己这回是出不了医院了。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马上要死去是一件多么恐惧和绝望的事情啊。我在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做恶梦,梦到自己杀了人,犯了死罪,被警察抓了,然后关在牢里等死,那是很绝望和痛苦的。然后我就会醒来,心想这幸好是一个梦。可是对于伯父来说,这可不是梦,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他年龄这么大了,也不好把这种恐惧说出来,内心一定每天都在煎熬吧。哎,我什么也做不了,只希望你痛苦的时间能少点。

有个笑话这么说的:CCTV1,小崔说事,一个卫生部副部长,说免费为一农村大妈做白内障手术,说:“摘下纱布,她看见了,确实得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靠她自己,她一辈子也做不起手术。”问题是:辛苦一辈子,连个白内障手术都做不起,得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