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 Town

《江城》(River Town)讲的是美国人Peter Hessler在96、97两年在重庆的涪陵作为美国的志愿者教师的见闻。这本书和他后来的《寻路中国》(Country Driving)风格类似。我也是读了后者才又买来《江城》看的。

《江城》写得特别的好。Peter从一个外人的角度记录了当时淳朴、友好而又落后闭塞的中国内地的小城市。他写了他学习中文的艰辛,刚开始的痛苦、坚持以及到最后能够以何伟(他的中文名)的身份融入涪陵。我很能理解他,作为一名外地来敦务工人员,从去年11月到伦敦开始,我基本上也是在进行着类似的变化,只不过还没有融入。不同于Peter的是,别人对我有很高的期望,他们认为所有来伦敦工作的都应该能够说流利的英语。

无论如何,我现在在看《江城》的英文版。刚看一点点就发现,原来涪陵读作Fuling,我竟然一直都以为是Peiling。亏我中午还吃了它的榨菜呢!

20年

我发现我的博客已经连续写了10年了。如果再往前把大学、高中和初中的日记全算上,那我已经写了20年的文章了。

我非常讨厌写作文,但是喜欢写日记或者博客,因为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没有人管的着,而且我觉得等过一些年之后再来看会很有意思的。

事实上确实如此:初中的日记看了我哈哈大笑;高中的日记看了我嘴角上扬;大学的日记看了我直摇头——年少无但也无怨无悔——这不就是青春吗?

睡觉了!公司在这周末搬到了新的办公室了,希望明天一早我能找得到!

空气污染

前几天看报纸,伦敦市中心现在空气污染挺严重,市中心的PM2.5都已经50多了,已经达到中等污染了。各项指标普遍都是欧盟标准的2、3倍。

从欧洲大陆过来的同事说在这半年多,嗓子都不舒服了,咳嗽增多了。我说是吗?我现在嗓子反而好多了。

看看我们中国出来的,体质就是不一样!到现在我才明白政府的良苦用心:它为了培养我们的体质,不惜破坏环境,把PM2.5搞到500多。我的眼眶都湿润了!

Miserable Day

Today was a fucking miserable day! Bad things happened in 3.

First I found I forgot my wallet where I put my Oyster card in until I got to the DLR station.

Then on my way to the flat viewing after work, I witnessed my bus setting off leaving me in the shitty cold weather for another 10 minutes.

And finally it took me more than 10 minutes just to find the correct building after I got near it. The agent had just left when I made my ass in front of the flat.

I knew it was just the beginning when I forgot my wallet. I knew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