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 存档

第一次去医院

2015年07月10日,星期五

昨天一觉醒来,发现脚一点都没有变好,还更严重了。

于是网上查了,直接去了家附近的玛丽女王医院。英国这儿看病基本上分以下几种:

  • 急诊——危及生命了,直接打999叫救护车,或者自己去医院的Accident and Emergency Department
  • 其他
    • 先去看家庭医生,由家庭医生决定是否推荐你去医院
    • 直接去医院,有些医院接待没有家庭医生推荐的病人

我去的玛丽女王医院的Urgent and Care Center,那边24小时开放,处理的紧急的但是不危及生命的问题,比如脚崴了。

IMG_2596

到了以后首先是填一张表格,包括姓名、生日、住址、家庭医生和自己的症状,然后就让等着。刚坐下来一位医生就叫了我的名字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面检查了一下脚踝,整个脚捏了一遍然后问疼不疼。我也表达了今天更严重了,是不是里面骨头受伤了的担忧。医生检查完了就让我出去等了。

5分钟以后医生叫我拿着一张她填好的单子去拍个X光的片子。我拿着这单子到了X光部门的前台又被确认了一下个人信息,然后又让我等着了。我发现他们的单子都是手写的,也不知道他们的信息是否联网。

IMG_2584

IMG_2585

15分钟以后一个技师叫我进X光室去拍片子。她看到我拿这头盔就问我是不是开摩托车,然后说她也喜欢摩托车,问我脚是不是开摩托车摔的。我赶紧说我的脚是走路崴的,走路可比骑摩托车要危险多了!

他们的X光室的门和普通房间的门一样,也不密封,非常的薄。技师和我就在同一个房间,离X光机就3米。她的操作台前面就是2块落地玻璃保护,旁边都是连通的,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辐射的样子。

IMG_2588

这个让作为病人的我很亲切,因为在国内的话,都是厚厚的混凝土墙,医生都是对着话筒说话,我听到的是扩音器里面的声音。而这边技师就在3米外一点都不在乎的给我拍X光。

好了以后我问她不怕辐射吗?她说X光机的辐射是往下的,即使有逸出的辐射她面前也有玻璃保护,不要紧的。真的吗?我不知道到底国内和英国哪个才是正确的做法。

拍完片子回到急症室又等了半个小时,另一个医生叫了我的名字,又把我的脚检查了一篇,然后告诉我片子显示我的骨头没有问题,应该就是软组织受伤了,让我回去用冰一天敷个3到4次,还说如果疼了就吃止疼药。然后就说我可以回去了。

整个过程1个半小时。我什么钱也没有花,什么药也没有拿到,什么病历也都没有。这就是我第一次在英国看病的经历。

脚崴了

2015年07月8日,星期三

今天早上停好摩托车和往常一样走路去办公室,照例穿过Leadenhall Market。市场很漂亮,有很多pub,下班的时候很热闹,平时也有很多游客。《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这取过景的。

在离单位边门还有15米,就是图中绿圈位置的时候,脚下一崴,一股钻心的疼紧跟着就来了!原来那儿是市场里面砖块的地面和外面柏油马路的分界线,刚好有个落差。

在那挣扎着想走,但是努力了几次都疼得不行。扶着柱子休息了1分钟才慢慢一瘸一拐进了办公室。

疼了一天,用冷的纸巾敷了一会儿也不管用。晚上到家发现已经很肿了,明天只能在家办公了!

啊啊啊啊啊啊!

1920px-Leadenhall_Market_In_London_-_Feb_2006_rotated
注: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我的贴心小棉袄

2015年07月6日,星期一

从过年到现在已经有4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女儿了。

她已经97cm高了。去年11月走的时候只有92吧,当时告诉她长到95cm就可以来伦敦看爸爸啦。她就没有都跑到墙边的尺子那去量身高,这一晃儿半年多了,已经过了95cm了,可是还要2个月才能看到爸爸。

微博上经常有小贝如何如何宠他女儿小七的照片。我是非常非常理解,虽然和小贝的经济实力、地位完全不好比,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也愿意为我的女儿做任何的事情。

IMG_2146

(更多…)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2015年07月6日,星期一

刚才在TESCO上注册会员卡,在创建密码的时候输入了一个平常使用的密码,结果它告诉我密码太过简单,要有大写字母、小写字母、特殊字符且长度不少于8。

我非常讨厌这样的行为。应该是由我自己来决定要设置什么样的密码而不是让别人来决定。即便我设置的密码真的简单,让账户很不安全,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TESCO账户对于我来说不重要,就值得123456这样的密码,即使被别人猜到我也无怨无悔——那是我为了方便而需要承担的风险和后果。而对于Gmail,我设置了复杂的密码,还开通了二次认证,那是因为Gmail的账户安全性更重要。

这和我以前写过我为什么讨厌Opera一样,又是一个“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的例子。

就像Top Gear里James May评论政府的高温预警一样的,他说:“我知道我什么时候过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