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

今天终于看了电影《老炮》。之前因为我听到冯小刚的名字,以为是一部他新拍的贺岁片。结果完全不是的,是一部冯小刚主演的电影,也完全不是贺岁片。

电影把老炮这个人塑造成一个悲情英雄一样的人物,但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卢瑟。

年轻的时候就是混混,不能好好教育儿子。儿子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做出划恩佐法拉利这样的事情来也和从小的教育有关系——子不教父之过。

年纪大了以后依然无所事事。儿子出事了以后10万块钱也拿不出来,去找洋火借钱却死要面子不愿意开口。要不是霞姨拿了钱给他他3天后怎么去赎人?

在医院里不愿意做手术我倒不是认为他是害怕做手术,我觉得还是因为钱。

他是一个极其自私的人。做事情为了自己所谓的“规矩”根本不考虑后果。该报警的时候不报警,不该举报的时候又举报。为了自己的面子不顾自己的亲人和爱人的安危和未来,如果他不死,我真不知道他该如何收场。

当然,电影塑造了这个人物并不代表认同这样的世界观人生观。电影还是很不错的。

完!

Dignity

晚上看了BBC2播放的How to Die: Simon’s Choice,讲的是58岁的西门在被诊断出渐冻人症以后选择如何结束自己生命的故事。

得了渐冻人症的患者会因为身体肌肉萎缩最终丧失发起和控制一切自主运动的能力,最后呼吸衰竭而去世。对于大多数患者来说其认知功能并不受影响。

西门选择了安乐死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在结束生命的时候,他意志清醒,自主运动虽然不太灵活,但是能写字,能用电脑表达自己的意思,离真正的生活不能自理还有一定的时间。在这个时候能够主动选择离开自己深爱着的家人和朋友,离开这个眷恋的世界是很艰难很艰难的决定。但是我非常能够理解西门的决定。

西门希望活得有尊严。他在自己的一生中自信、幽默、潇洒。他不愿意成为家庭的负担。他希望能够走的有尊严。

他做到了!我希望我走得时候也能有尊严。

离别

周五收到中介的邮件,房东打算三个月后收回房子出售了。关于住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收到消息的时候,我正跨在我的摩托车上在格林尼治轮渡上过泰晤士河。那是周五下班以后,刚刚在中国超市买了一些火锅食材,准备周末和朋友们一起吃火锅庆祝春节。仔细看了几遍消息确认无误以后,心情一下子就黯淡下来。

想到还要再经历找房子、看房子、搬家这样的经历就觉得无比的麻烦。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房子满满的全是这几个月我们一家的记忆。比起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东西,更痛苦的是失去曾经拥有的东西。

于是决定了离开英国,马上就转到美国去工作。本来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转去美国,什么时候转去美国工作,现在房东帮我做了这个决定。真是验证了那句话——“如果你不做决定,总会有人帮你做决定的。”

这个决定也就意味着我在伦敦生活的日子也就不多了。直到真的要离别了我才开始意识到我其实已经喜欢上伦敦这座城市了。

一年多的时间,让我的在Google地图的伦敦里标满了星星。从刚开始的连坐地铁都看不懂路线图,到现在开摩托车不用导航去20英里外的目的地都没问题。

一年多的时间,让我对伦敦市区漂亮的古老建筑已经视而不见了,但我知道等以后到了美国每天面对着现代建筑的时候一定会不由地和伦敦进行对比。

一年多的时间,让我的印记也留在了伦敦。以后别人说起伦敦某个地方的时候,我也可以自豪地说:那个地方我知道,就离我过去办公室不远。

一年多的时间,让我从一个和老外说英语就紧张的人变成了英语讲得再烂也不会有一点不好意思的人。

离别是痛苦的,不过离别是为了新的冒险,我期待我新的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