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

前几天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伯父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估计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了。伯父是去年下半年诊断为食道癌晚期的,随后就做了手术,恢复的还不错,没想到。

我伯父60多岁了,一辈子都在外打工。去年也还在新疆打工,年纪这么大,重的体力活已经干不动了,给工程队里面记记帐什么的。他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农民形象:外出打工,过年才回家,努力地积攒着一点工资,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平时抽点小烟就是最大的乐趣。从来都不可能有体检,身体有什么问题也都忍着,随便吃点消炎药,不舍得去医院看。一检查出来就已经是晚期,然后花掉所有积蓄治病,还是没有结果。农村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周而复始。

伯父最近被安排化疗。他现在在病床上,一定知道自己的状况,一定知道自己这回是出不了医院了。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马上要死去是一件多么恐惧和绝望的事情啊。我在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做恶梦,梦到自己杀了人,犯了死罪,被警察抓了,然后关在牢里等死,那是很绝望和痛苦的。然后我就会醒来,心想这幸好是一个梦。可是对于伯父来说,这可不是梦,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他年龄这么大了,也不好把这种恐惧说出来,内心一定每天都在煎熬吧。哎,我什么也做不了,只希望你痛苦的时间能少点。

有个笑话这么说的:CCTV1,小崔说事,一个卫生部副部长,说免费为一农村大妈做白内障手术,说:“摘下纱布,她看见了,确实得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靠她自己,她一辈子也做不起手术。”问题是:辛苦一辈子,连个白内障手术都做不起,得恨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